安徽快三快赢网 > 修真小说 > 葫芦娃里蜈蚣精 > 第一百一十四章 血妖
    马良一上手便是全力猛攻,他虽修为较低,但声势却比鼠三猛恶十倍,青芒剑光所化的青色巨蟒,不断与鼠三飞出的猛兽虚影飞撞,攻势宛如疾风骤雨,眨眼的功夫便已碰撞不下百次,只是那些猛兽乃是鼠三肺气所化,便是被击散了,只要鼠三体内尚有妖气,便可再次凝聚飞出,可马良那可是生生硬碰硬的撞击。

    白晶晶初时面带微笑,不过片刻便也看的心惊胆颤,暗道“马良平日里憨厚木讷,没想到争斗起来好生凶悍,只是鼠三那猛兽虚影源源不绝,便是我以飞针去射,恐怕也难消磨干净,他这般蛮干法,只怕最终还是气力耗尽,这般冲撞,我看着都疼,那反震力道,马良莫不是感觉不到?“

    白晶晶在旁边看了一阵,见马良全凭着一股悍勇,上来便是不要命的疯狂搏杀,她也看不下去,说道”马良,你修为比他差,若是一味强攻,只会有损自身,不如先取守势,再寻找对方破绽?!?br />
    马良依旧是一味强攻,嘴里轮的片刻空隙大声说道“求仙问道,总有那百般取巧都没法子过得去的关卡,除了硬过,别无其他的路径,我本就比鼠三力微,若再失了气势,岂还有取胜之机,只有拼死一搏,才能搏处一丝胜机?!?br />
    白晶晶被他一番话,说的如中雷劈,顿时呆立当场。

    李渔微微点头,露出了几许夸赞之意,心中暗道“这马良天赋不错,可贵心性也是果敢勇猛,若是能一直保持这般,日后成就只怕在三妖以他为首?!?br />
    口中轻笑点头,李渔便又说道“有此决心,实在可贵,不过你这般蛮干,却是不行,雷霆剑气非是一味刚猛,其中也要藏有细微变化…鼠三,你虽有法力,但却失了勇猛,若如此下去,只怕真要让马良骑上一月不可…”

    李渔乃是老师出身,自身有颇有见识,此时指点马良鼠三两个,往往是一语中的,让两人心中都颇有感悟,不过一炷香功夫,这场打斗便变得越加精彩起来。

    李渔指点一番,便任由两人自顾自切磋,两人虽看似出手凶猛,但各自心中都有尺度,若真是分出了胜负,顶多弄出点鲜血伤势,绝不会搞出重大伤亡来。

    将白骨精带到湖边,李渔开门见山的说道“这里虽建了洞府,但却没有布置下守洞的阵法,之前是我缺失,才让那些小妖轻易跑进来?!?br />
    白晶晶一愣,急忙告罪,说是因为自己缘故,李渔这才又笑道”我这几日闭关,演算出一门合适阵法来,这会寻你来,便是要将这洞府的阵法传授于你?!?br />
    白晶晶一听,自然是满脸欣喜,李渔随手一指,按在白晶晶的眉心,说道“这乃是云界旗的操控之法,其中一路十方云界大阵,是我根据胸中所得演算而出,虽然不是什么高深阵法,但守住洞府绰绰有余,日后便将云界旗镇于镜湖中,既能滋养镜湖灵性,也能守护洞府。

    李渔以将十方云界大阵参悟融入坎水符箓中,此时这云界旗是否在手,对他而言却是没什么区别,如此做法自然等于是将洞府交予她,白晶晶顿时美目朦胧,一时无语凝噎,眼神里全是感激。

    等李渔将云界旗诸般用法传授给白晶晶,在转回来时,鼠三两个已经分出胜负,正各自闭目打坐,只是两人身上都各带伤口,一时倒也分不出谁胜谁负。

    见到李渔回来,鼠三两个急忙跃起见礼,鼠三一脸尴尬,马良依是满脸遗憾,白晶晶一问这才知道最终还是鼠三险胜一招,只是以他修为,本该轻松拿下马良,最后却被逼的以伤换伤,此时顿有些无颜面对李渔。

    李渔便也摆摆手,示意两人起来,口中笑着问道“怎么样?可有收获?“

    他让鼠三两个争斗,便自是看出两人问题,只是他虽可开口指点,却远不如让他们自己领悟来的通透,便如红云昔日教导他一般,既以决定要去碧波谭妖市,他身边人实力高一分,他自己便安全一分,而鼠三几个也颇为忠心,李渔传授起来倒也未有隐藏。

    这一讲便又是七八日,白晶晶三个都受益良多自去修炼,李渔亲自去药园里看护一番,带道身心放松,这才又重回自己洞室,此时这洞室经白晶晶亲手收拾一番,非凡日常用度整齐摆放,更是满室生香,让人一闻便心旷神怡,李渔坐在自家云床伤,细细思量,随着修为曰益增长,他又开始琢磨起来,自己手上没有了趁手法器的事儿。

    尤其将云界旗镇压洞府,他手上常用的法宝顿时便更少了一见,算起来李渔手中法宝也算不少,从盼水两岸捡来些许,从陀河水府席卷十几件,但大多品质一般,李渔也只用来参悟神通,时常用的也只有七宝丹鼎,雷貂剑,云界旗,弄月环四件。

    其中雷貂剑来历不干净,李渔也不敢显于人前,以他现在修为,还没发将这柄飞剑重新祭炼,而弄月环仅是法宝胚胎,内里没有篆刻神通,也逐渐有些跟不上李渔修为,若要是现在篆刻,没有合适神通,平白的便糟蹋了红云老祖留下的胚胎,算来算去,他手中宝物,也只剩下七宝丹鼎一件。

    只是七宝丹鼎乃丹道宝物,日?;ど砘箍?,若是依仗其护法,总有些力有不逮,心中暗道“若是去碧波谭妖市,一路上恐怕也多有凶险,虽然修为有些进步,但毕竟没有一件争斗法宝在手,就算是道行再高,也等若裸身野行,根本没有?;ぷ约旱牧α?,临行之前,我还是要祭炼一件趁手的法宝为好?!?br />
    若是凝练神通种子只见,李渔自然不敢有这般想法,可此时接连祭炼了几门神通,放李渔突然生出一个念头来,他思忖了许久,觉得至少有三五分的把握,这才一抖袖袍,手中显出一枚八角金符来。

    这八角金符乃是他法力凝聚,宛如纯金铸造,此时其一只头生三角的赤红凶怪被死死镇压,正是那日在白虎岭中封印的那只血妖,这血妖并非血海阿修罗族,只是一道破碎血神子,不知为何被震碎,落入白虎岭腹中,吞吸灵气,化作血湖,竟生出一丝灵智。

    这血神子乃是一道虚无神念极难斩杀,哪怕分割成千分万分,只要有一点残留,沾了血煞气息便会复原,李渔虽将这血妖封印,但若不是修为暴涨,凝聚了神通种子,也没法子将这血妖彻底斩杀。

    此时见李渔出现,那血妖顿时嚎叫”你可知道我乃是血海生灵,乃是冥河老祖的教众,若是你杀了我,定会遭到阿修罗全族追杀,血海滔天,不死不休?!?br />
    那个血妖呼喊起来声嘶力竭,颇有几分穷途末路的气概。

    李渔却是狡猾一笑,心道“冥河老祖教众?我还是红云老祖门徒呢!此事无人知道,杀了你这口也灭了,还用担心什么!”

    他手中神光一显,把手里的八角金符一震,顿时那金符中乾坤封印若磨盘般转动起来,其中压力不断增长,血妖周身一道道血煞气息,均被乾坤阵法一点点的吞吸,不过一炷香的功夫,那血妖便已是气若游戏,任由血神子如何诡异,被抽干了全部血煞气息,顿时为如一块破布萎靡起来。

    李渔一面斗嘴,一面观察,知道这血妖神通精奇,虽这一副窘迫的磨样,但十之八九是装出来的,倒也不敢掉以轻心,只把乾坤阵法尽量转动碾压,宛如一块磨盘般,牢牢把那个血妖裹在了中心,防备他偷得空隙,竟然能破阵而出,杀自己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那血妖还真是打的这个主意,嘴上恫吓,心中却想寻找破阵的破绽,但是李渔不肯上这个恶当,求稳不求快,把这阵法运转的是风雨不透,再加上李渔此刻神通种子以成,这八角金符更是浑然一体,让他没有丝毫可逃窜之机。

    任由那血神子奇异,被乾坤阵法这么慢慢挤压,那血妖不断发出鬼哭神嚎的哀求,李渔心中也无半点松动,只是慢慢催促,硬生生将这血妖完全榨干,便是连其中灵智都彻底消散,只是剩下最后一道纯粹的意念神光,这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来李渔是想直接把这祸害彻底毁去,但方才心中思量,却想出一能够将其利用的法子出来。

    李渔把八角金符散开,一指头点在其中拿到意念神光伤,这神光已经失了意识,仅仅只是最后一丝储存记忆的容器,此时微微颤动,给李渔轻轻一拿,便将其送入乾坤衍化阵术中。